当前位置:首页
> 月博资讯 > 行业文化

历史烟云里的南安东山大码头

  • 来源: 江西省月博运输厅
  • 浏览次数:
  • 发布时间:2022-08-25 10:17:08
  • 字号:

江西省大余县位于赣江支流章水之源、五岭之首庾岭北麓,地处赣、粤、湘三省交汇处,是江西的“西南门户”。古称南安,秦时设关,汉朝庾胜将军筑城驻守得名大庾岭,隋开皇十年(590年)置大庾县,迄今已有1600多年历史。这里是“牡丹亭的故乡”,梅花诗国,也是世界钨都和周程理学的发源地。

走出牡丹亭后花园的后门,能看到矗立着的南安东山大码头牌坊,古代江西水运的南门户——南安东山大码头在赣江上游章江之滨静卧了千年。四柱呈八面体状的赭红石质三门牌坊是清代的遗存,正中间是南安东山大码头七个大字,四根柱子上留有人物和动物浮雕。顺着二十四级鹅卵石台阶走下码头,仿佛与千年间来来往往的人群擦身而过。自古以来,兵士、货船还是商贾、平民,都曾从这里出发,为疆土、贸易和生计扬帆起航。微风卷席着落叶飘进河水中,顺流南下,像极了满载人群和货物的船只,也许这是大码头在向我们诉说着曾经的热闹与繁华。

时越千年,控扼机枢,大余不仅历史悠远,且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南北水陆月博要冲。雄踞南方五岭之首的大庾岭,是中原与岭南的地理和文化分水岭。

早在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派遣将士、官员在大余开辟横浦关。为巩固疆域,他北筑长城,南开“新道”,由中原地区经江西南部翻越大庾岭进入广东地区,古道由此开通,古代“海上丝绸之路”陆路之核心通道。

位于大庾岭古驿道上的南安东山大码头始建于隋朝。为加强我国与海外各国的经济文化交往,唐开元四年(716年),左拾遗内供奉张九龄奉旨带领赣、粤军民,用一个冬天的时间在大庾岭千丈层崖之中开出一条康庄大道——大庾岭古驿道(后称梅关古驿道)。大道开通后,经过路应、赵抃、蔡珽、张弼等人相继修缮,梅关古驿道成为我国历史上从中原到广州最重要的一条黄金通道,源自水运而来的货物、人群源源不断。

伴随着唐朝梅关古驿道的开通,水路南安东山大码头成为古代赣江通往岭南进入广东的重要月博渡口和中转码头,唐宋以来,广南物资北运,中原物资南下,海外进口的布、纱、煤油,地方的漕粮、盐运及各国使节进京朝贡均取道于此。章江之上,每日千帆竞发,仕商之声不绝于耳。1919年版《大庾县志》曾记载,“乾隆初,海禁并撤,洋货骄臻,四方贸迁,络绎不绝,南安府(今大余县)当江广之冲,遂成一大都会。”字里行间,我们这些后人可以想象当年码头之繁华程度。

古代陆路不发达,绝大部分靠水运。北方的漕粮、铁器、瓷器等物资通过水运,由长江运到赣江,溯章江而上运往大余梅岭脚下,然后由挑夫挑过这条古驿道进入广东北部南雄,然后由浈江、珠江运往海外。同样,广东、广西等地的山货及广州一带的海货,则通过商贩贾旅跨越梅岭古驿道,再由此上船抵达赣州、南昌等外埠。那时的码头附近,商铺云集、生意兴隆,湖北、安徽等各地商家设会馆在这里,迎来了它的繁荣。东山大码头在古时常停泊百余艘船只,城内设有船行、桥行、振运行和水陆驿站,还有专为储存转运货物服务的行栈数十余家。在航运兴盛时期,这些行栈雇佣了许多当地人,他们依靠搬运货物在此谋生,码头成为当时也是当地人气最旺的地方。

大余是赣江漕运终点,从唐代到清代,南来北往的达官贵人,富豪商贾的货物,在东山大码头集结转运,海外的各国的贡使、文人名士、与达官贬臣在南安府逗留,使得大余延续了千余年“商贾如云,货物如雨,万足践履,冬无寒土”的繁盛。也为大余积淀了斑斓的历史文化与灿烂文明。明万历十九年(1591年),戏剧家汤显祖游历乘船于此,写下中国四大古典戏剧之一《牡丹还魂记》。

鸦片战争后,由于五口通商和粤汉铁路的修建,赣粤公路的开通,加上大量矿砂淤塞河道,东山码头渐次冷落,最终废弃。如今的东山大码头,还保存着包括河坎、台阶、石碑等在内的清代遗存,台阶与河流流向大致平行。残存的鹅卵石台阶共有24级,宽23米,斜坡长14米。码头沿江河坎保存较为完整,长约170米,高出水面约3至4米。码头中间地带还留有四柱呈八面体状的赭红石质三门牌坊,中间二柱高5.5米,外侧二柱高4.5米,柱上留有人物和动物浮雕。

如今,水运行业回暖升温,水运高质量发展的新画卷正徐徐铺开。我们期待,东山大码头还能重复昨日的故事。(罗帅)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