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月博资讯 > 行业文化

南浦飞云 物换星移

  • 来源: 江西省月博运输厅
  • 浏览次数:
  • 发布时间:2022-08-11 11:06:13
  • 字号:

靠水的城市大多有浦,没准儿还有南浦。“浦”在字典中的解释是:水边或河流入海的地方(多用于地名)。南浦,顾名思义就是南面靠水边的地方。

江西南昌的南浦位于老城西南角,抚河故道之滨。放眼南昌自西汉建城以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南浦都是碧波万顷、江烟漠漠、舸舰迷津的景象,岸上车马辐辏,行人挑夫络绎不绝。落霞孤鹜,秋水长天,这便是“豫章十景”之一“南浦飞云”。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在《滕王阁》诗中写道:“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南浦亭边别离多

抚河是江西第二大河,发源于广昌的血木岭。在以水路运输为主的古代,抚河是江西东部连通闽粤的月博要道。两座著名的古桥南城万年桥和临川文昌桥为上中下游分界点。抚河下游流经赣抚冲击平原,河道容易发生溃堤改道或形成支流汊流。历史上这一段主泓变迁频繁,注(赣)江与注(鄱阳)湖摇摆不定。

流经南浦的这段河道曾为抚河主泓,在不远处的潮王洲注入赣江。这一带河道宽阔,水势平缓,自然形成的坡岸方便船只停靠,再加上靠近南昌城门,历史上渡口码头遍布。一张1926年的《南昌市全图》显示,南浦附近有瑞昌码头、乐平码头、生米码头、柴巷口码头、王家帮码头等一排码头。

南昌“襟三江而带五湖”的地理区位成就了南浦的热闹与辉煌。达官贵人、文人墨客、贩夫走卒在这里上船下船,迎来送往,留下不少脍炙人口的诗篇。

元末明初的诗人杨基作《发南浦》;北宋政治家王安石罢相回临川老家,坐船路过南浦,写下诗句:“南浦随花去,回舟路已迷。”

不知从何时起,这里修建了一座南浦亭。“亭,停也,人所停集也。”亭子位于码头畔,不仅方便旅人休息和遮风避雨,更是一个地标,是思念家乡、亲朋的寄托物。

明末清初,陈宏绪在《江城名迹记》中写道:“南浦亭在桥步门外,往来舣舟之所。”桥步门就是古代南昌七大城门之一的“广润门”。舣舟之所就是船只停靠的地方。宋代郑会在《南浦亭》一诗写道:“山含落日暮光紫,雁带冰雪归影单。柳岸一舟人不渡,芦花风战晚来寒。”描述了冬日南浦亭一带空旷寂寥的风光。

南宋迁都临安(今浙江杭州)后,政治中心南移,江西成为西南往来京师的必经之地。乾道八年(1172年),范成大被任命为广西安抚使。他从临安出发,经浙江常山、江西玉山,从上饶沙溪登舟由信江西行,过隆兴府(今江西南昌)时就泊船在南浦亭旁,写下了《豫章南浦亭泊舟》二首。与范成大并称为“南宋四大家”的江西吉水人杨万里,有一首诗《自金陵西归至豫章,发南浦亭,宿黄家渡》:“过了重湖雪浪堆,章江欲尽淦江来。到家无此江山景,画舫行迟不用催。”短短一首七绝,将他回家的行程和景色大致交待清楚。

南宋政治家、文学家文天祥数次登临南浦亭。1275年,元军南侵,直逼临安。正在赣州知州任上的文天祥立即响应,率义军勤王。在与元军迂回战斗中,1277年,他率义军在南昌驻扎,最后一次登上了南浦亭,山河破碎,感慨万千,写下“半生几度此登临,流落而今雪满簪。南浦不知春已晚,西山但觉日初阴。”表达忧国忧民情怀的同时,也展现了视死如归的气概。

南浦驿馆冠盖集

驿传制度是中国古代的杰出创造,对强化中央集权,形成大一统国家,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南浦,曾经有两个重要的月博设施——驿站和递运所,方便军队、官吏及相关人员往来停宿和官方文书的传递。《中国邮驿发达史》一书中记载:“南浦驿在南昌县西南广润门外,有驿丞,旧有递运所大使,清嘉庆时裁。”

这里只交待了南浦驿的位置和裁撤时间,驿站何时设立付之阙如。但唐代诗人崔国辅写了《题豫章馆》一诗:“杨柳映春江,江南转佳丽。吴门绿波里,越国青山际。游宦常往来,津亭暂临憩。驿前苍石没,浦外湖沙细。向晚宴且久,孤舟冏然逝。云留西北客,气歇东南帝。独有萋萋心,谁知怨芳岁。”据此可知,唐代这里已经设有驿馆,同时还有南浦亭。驿馆临江,前面有苍石。

元朝的疆域空前辽阔,为了加强对各地的统治,朝廷在各地增设了不少驿站,称为站赤、急递铺(通远铺)和递运站,传输效率极大提高。

据《经世大典》,今日江西境内在元朝共设驿站112处,主要是马站和水站。马站备有驿马,水站备有站船。南浦站初为马站,元至正五年(1345年)3月,隆兴路在前代南浦亭故基始作水驿之馆。建成后,“于是使舟至止近舣官道之侧,至馆如归,所谓送往迎来,无愧于郡府者矣。”

明代的驿传制度更加完善,据《大明会典》记载:“自京师达于四方,设有驿传。在京曰会同馆,在外曰水马驿并递运所……”南浦驿也是京广、浙赣、赣闽驿道上的一个重要驿站,是商旅出入南昌府的主要中转站。据《明代驿站考》一书所附的《一统路程图记》:明代北京至广州驿道江西段途经九江府浔阳驿、南昌府南浦驿、临江府金川驿、吉安府螺川驿、赣州府水西驿、南安府横浦驿等重要驿站。

这里也留下不少诗文典故。明代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祝枝山多次路过江西,有一次在南浦驿碰到好友周训,写下了《南浦驿送周训》一诗:“放舟南浦草萋萋,子又东流我又西。怪此豫章城上月,清光千里共分携。”颇有李白“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军直到夜郎西”的情意。

明朝杰出的思想家、文学家、军事家王阳明与南昌和南浦驿更是结下不解情缘。正德十四年(1519年),宁王朱宸濠发动叛乱。王阳明与吉安知府伍文定募集义兵,出兵讨逆。朱宸濠率兵攻打安庆时,王阳明、伍文定分头并进直捣朱宸濠老巢。伍文定攻城部队在南浦一带登陆,从附近的广润门破城而入,擒获留守附逆,安抚民众。

嘉靖六年(1527年),王阳明奉旨从浙江余姚出发,去广西平定思田之乱,又特地进南昌城看看。据《王阳明年谱》载,当年九月初八“发越中”,十月至南昌。十月中旬的一天,王阳明所坐的官船在南浦码头停靠。听说王阳明先生来了,南昌城万民空巷,军民“俱顶香”,也就是头顶香炉,把街道上挤得水泄不通。阳明先生的轿子在路上根本走不动,被百姓“抬举”入城。什么是“抬举”?就是一些人用手平托着轿子,走几步,又有些人接过轿子往前走几步,就这样,你一程,我一站,大家轮番接力,把阳明先生从南浦码头“抬”进了都司衙门。

南昌人的热情深深打动了王阳明,回到南浦驿馆,他写下一首《南浦道中》:“南浦重来梦里行,当年锋镝尚心惊。旌旗不动山河影,鼓角犹传草木声。已喜闾阎多复业,犹怜饥馑未宽征。迂疏何有甘棠惠,惭愧香灯父老迎。”重回南昌,王阳明如做梦一般。回想起当年那场惊心动魄的平乱之战,他不由心潮澎湃,看到老百姓恢复了旧业很高兴,但百姓仍面临饥荒和重赋,他也为此感到些许惭愧。

沧海桑田,从明末万历年间开始,抚河的主泓逐渐东移,从城东武阳水注入鄱阳湖。主河道的变迁直接影响水运的兴衰,武阳水畔的武阳驿逐渐兴盛,而南浦驿日渐衰落。清代,南浦驿被裁撤。

随着各种水利工程的兴建,如今的抚河故道成为防洪排涝设施,彻底失去了航运功能,南浦亭、南浦驿已难觅踪迹,但“南浦飞云”牌坊和牌坊上的王安石诗句,以及附近的南浦路碑,印证着往日月博文化的痕迹。(王林水 省综合月博中心)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